|新一代信息技術 信息基礎設施建設 互聯網+ 大數據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術核心產業
|高端制造 機器人 智能制造 新材料
|生物產業 生物醫藥 生物農業 生物技術
|綠色低碳 清潔能源汽車 環保產業 高效節能產業 生態修復 資源循環利用
|數字創意 數創裝備 內容創新 設計創新
|大資管時代
|地方亮點及地方發改委動態
|獨家內容
|雜志訂閱
?? 投稿
您的位置:首頁 > 其它 > 獨家內容
最開心看到自己的科研成果落地生根——專訪第 23 屆中國青年五四獎章獲得者王立平
2019-12-03 14:12
來源:中國戰略新興產業

本文首發于2019年12月01日期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

——專訪第 23 屆中國青年五四獎章獲得者王立平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融媒體記者  杜壯

  獲得第23屆中國青年五四獎章的王立平,是中科院寧波材料技術與工程研究所研究員,中科院海洋新材料與應用技術重點實驗室主任。

  “科學家是一個真正令人向往的職業。能夠為國家和人民作貢獻,是每一個科研人員最開心的事情?!痹谑讓檬澜缈萍寂c發展論壇的間隙,本刊記者專訪了“80后”研究員王立平。

  剛獲得第23屆中國青年五四獎章的王立平,是中科院寧波材料技術與工程研究所研究員,中科院海洋新材料與應用技術重點實驗室主任。

  自2015年入職中科院寧波材料所以來,王立平先后主持完成了科技部973課題、國防重點項目以及中科院重點部署項目等20個重要項目。對他來說,如何將研究成果成功轉化應用是頭等大事。他告訴本刊記者,作為科研人員,最開心的就是看到自己的科研成果落地生根,得到應用和推廣。

  >>王立平 杜壯/攝

  1

  盡早拿出更多有實際應用價值的成果

  發展海洋經濟,離不開性能穩定、使用壽命長的海洋材料。有人做過統計,我國每年因海水腐蝕造成的經濟損失超過2萬億元。

  王立平的工作就是與腐蝕“較勁”。多年來,他帶領團隊,在海洋防腐涂料等嶄新領域攻堅克難,取得了豐碩的研究成果,為越來越多的高塔、船舶、橋梁披上了防腐“外衣”。

  值得一提的是,在前期大量調查研究的基礎上,王立平敏銳地意識到石墨烯改性防腐涂料,不能僅僅停留在實驗室和論文上,而應當快速轉化為能規?;瘧们夷軐崿F產業化的新材料。他迅速組織團隊進行技術攻關和環境試驗,短短兩年,一系列擁有高技術指標的石墨烯改性長效重防腐涂料和功能涂料相繼問世,關鍵技術指標——耐鹽霧壽命超過6000小時。

  在高鐵、采油平臺、重大電力設施上的涂料稱之為防腐涂料,過去一般由國際大公司承接,我國在此領域的產品技術含量比較低。王立平團隊經過6年的時間,現在基本上攻克了所有的核心技術,不僅形成了相關的產品,而且在高鐵上已成功應用。隨著技術的推進,目前正在布局應用在“一帶一路”一些國家的重大工程上。

  他曾對媒體說:“向深海進軍是一個趨勢。深海裝備的耐腐蝕、可靠性問題,國內做的人還不多,很多東西都在摸索,材料體系也還不清楚,我們要在這個領域提前布局,加大研發力度,盡早拿出更多有實際應用價值的成果來?!?/font>

  目前,王立平團隊的研究成果已應用于汽車發動機、精密軸承、液壓馬達等領域,還首次成功應用在航天渦輪泵動力系統、航天電磁閥以及高溫氣冷堆驅動系統等的關鍵零件上,解決了國家重大突破項目中一些核心部件的強化與防護一體化技術難題。

  “現在看到的國家相關部門的規劃里,都是在鼓勵新材料的研發和推進它的應用。此外,現在越來越多的新材料在產業界獲得應用,越來越多的中小企業在從事尖端的材料研究應用,有些企業已經達到國際高端技術水平并實現市場引領的地位,這些都是產業快速發展非常好的苗頭?!蓖趿⑵揭詫幉槔v道,“我們研究所在寧波,新材料是寧波發展規劃之一,這里衍生出大量的新材料的研發機構和創新團隊,從而吸引了大量的民營經濟投資者。通過這些企業不斷的發展,帶動了整個寧波新材料的布局。這些布局反過來,也帶動了大學、研究所里對于材料的研發,這個生態鏈非常好,相互促進,實現比較好的融合發展?!?/font>

  2

  源頭創新很重要

  王立平認為,如今全球的變革性技術在不斷出現,國際上幾乎所有的行業都在通過科技創新被塑造、構筑,這其中新材料扮演著重要角色。如果沒有新材料支撐,能源、生物、環境、電子信息等行業很難實現突破性進展。

  那么新材料產業如何才能更有效地做到從實驗室研發到市場應用呢?

  在王立平看來,新材料從實驗室到產業化要經過四個階段,分別是新產品的概念階段、研制階段、產品定型、產品規模和推廣階段。在每一個階段都涉及到材料和研究、材料和產業、材料和資本、甚至是材料和社會,最后在應用層面的高端交互融合,才能推動材料從基礎研究走向產業化的應用。在轉化的過程中,任何一個環節存在問題,都會導致某種材料不能成功轉化,也不會對能源、環境、裝備產生直接的貢獻。

  在采訪的過程中,王立平反復強調“源頭創新”的重要性。他告訴本刊記者:“我不太鼓勵科研人員走出去一定要進行創業,或者說進行產品或者市場的工作,他們更多的是留在原來的地方進行源頭上的創新。產品化、市場化的東西應該交給專業的人做。大家理好自己的定位和職責,做好溝通,把利益分配好,這個模式我認為非常好?!?/font>

  王立平認為,產業化不是簡單地把一個技術交給企業進行技術轉移,而是需要通過技術團隊到企業進行技術的放大,技術的孵化,甚至前端市場的開發。

  “材料在研發過程中創新鏈的構建,和傳統研發不一樣,把材料在實驗室的研發,甚至資本融為一體,在實驗階段就關注材料的目標導向、價值取向和解決問題,形成很好的鏈條,推動材料更好地走向市場?!蓖趿⑵秸f。

  3

  要耐得住寂寞

  實際上,新材料的研發,尤其是一些高端材料,比如電子信息材料、海洋材料,以及一些重大工程的材料,這些材料的研發周期非常長,除了實驗室攻克關鍵技術和基礎問題之后,還有環境適應性、產品適應性等一系列問題。一種材料至少經歷5—8年,乃至更長的時間,這個過程對企業來講是非常艱巨的考驗。

  在王立平的眼中,目前國際上在細分領域表現非常出色,甚至在國際上形成壟斷市場的公司,基本上都是提前二三十年進行布局,通過長期的投資才有可能在某一領域形成領先,掌握真正的“卡脖子”技術和核心技術。

  “我們現在倡導行業投資人要能耐下心來,我們呼吁真正做研發的人能夠耐下心來,長期攻克一個領域卡脖子的問題?,F在我國有很多不同種類的新材料,但是壽命、指標都不達標,原因之一就是技術界、產業界都沒有做得很深很透,這需要時間的打磨?!蓖趿⑵秸f。

  談及未來技術如何更好地與企業銜接,王立平告訴記者,需要從兩個方面考慮。一方面,從創新的源頭端來說,要有好的導向和相對成熟的技術。研究機構與企業合作的技術一定是有非常清晰的目標導向和需求導向,在研發初期就要考慮到未來的市場、未來存在哪些問題,以及未來占領的領域是什么。這樣可以使科研人員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因此在研發中產生的技術和方法與未來的產品之間的間距不會太大。同時,交給企業的技術,一定是通過前期的探索,具備一定的穩定性,并且經過了各種驗證的相對成熟的技術,這樣交給企業之后可能也會加速其產業化。

  另一方面,王立平認為,從創業端來說,應該給研發人員更多的時間,配合企業進行技術融合。如果能夠融合好,過去需要5-8年的時間,如今可能會縮到3-5年,或者更短的時間,未來一定是這樣的趨勢。

  在王立平看來,如今,在世界科技變革的大環境下,我們的大部分精力需要放在解決實際問題上。很多技術材料、技術工藝、技術軟件里面接觸到的,都跟國際上比較好的材料存在很大的差距,他呼吁更多的青年科學者投入這方面的研究。

  “未來應該布局一些前瞻性,甚至引領世界發展的技術,而攻克這些技術需要更長的時間,以及更大的耐心。中國未來新材料產業的前景肯定會更好?!睂τ谖磥?,王立平充滿信心。

  END


關注微信公眾號: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刊例 | 訂閱服務 | 版權聲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區廣內大街315號信息大廈B座8-13層(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郵編:100053 傳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網 京ICP備09051002號-3 技術支持:wicep

南粤风采好彩1走势图